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全家穿越:带着百亿物资去逃荒 > 章节正文
正文第九章:一段佳话
全家穿越:带着百亿物资去逃荒最新章节列表    https://www.xs1002.com/biquge44/320797/ 最新网址:就在一家三口用你懂的方式交流的时候,王大凤用打狗棍咚咚敲了地面几下:“死丫头,还不快把饼拿来给我。”

    “……”

    这老太婆自私自利的毛病还真是时不时的要犯啊!

    听不下去的丁贵刚想张嘴劝她两句,就见丁小蝶拿着白面饼返回来福村长家的小团队了。

    她很乖巧甜甜地笑着,把那半个饼放到大宝二宝的太奶奶手里:“老祖,咱们凹子村里就你最长寿,你可是我们村里的宝哩,百面饼就应该由你来吃。”

    太奶奶九十多了,眼不花耳不聋,长相清秀,举手抬足间还是那么端庄大方,据说她年轻的时候可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至于为啥嫁到凹子村给丁来福村长的太爷爷当媳妇,是因为那时候丁家太爷爷是她家的长工,于是二人上演了一段大小姐爱上穷小伙,并追随他去村里受苦的佳话。

    如今,当年生死相随的那个人早就不在了,可太奶奶依然在村子里默默的辛苦劳作,一手把儿子养大成人,讨了媳妇,再生了村长丁来福。

    只到后来,儿子也去世了,太奶奶依然成了这个家的精神支柱,带着儿媳妇一起给孙子撑起一片天,只到丁来福长大娶媳妇,生了大宝二宝。

    如今家里虽然有个九十岁,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可是那双活脱脱的双胞胎即诚实善良又懂事,也算是落得个天大的福份。

    此时太奶奶看着面前的小人儿,暖心地低下头和她贴了贴额头:“小蝶乖,这是老祖给你的饼,你看你瘦得,要吃下去才有力气保护我们大家呢,快吃吧啊!”

    那温和的力量感,让丁小蝶内心很是震憾,前世她的亲生奶奶是那种很冷漠的人,她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老年长辈温暖的爱。

    “不,村里不能没有老祖。”她的小表情顿时很倔强。

    “小蝶!”

    “老祖,你就听我一次,再说,我们家还有饼的,你快吃吧!”

    丁小蝶急忙把饼塞在她的手里转身就跑。

    可是她的小短腿跑起来很可爱,来福一家看在眼里,感慨万千又觉得小蝶好可爱。

    那小辫子,一癫一癫的快散了呢!

    “真是没想到,丁贵和张秀竟然把小蝶教得这么好。”来福村长的媳妇杨氏忍不住叹息。

    “是啊,小蝶妹妹真懂事。”

    大宝二宝眼眶都红了。

    心头还暗暗怪自己,以前怎么没发觉小蝶妹妹这么明事理呢,真是患难见真情。

    来福村长更是感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次逃荒带给他的压力很大,他内心背负得太多太多,尤其是看到村里有人陆陆续续饿死的时候,更是曾经质疑过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可是丁小蝶那天真可人的小样子,仿佛黑暗之中一束温暖的阳光,让他再一次提起劲来,也有了更强的信念感。

    “好了,现在我们清点一下人数,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来福立刻站到街中间吼道。

    这边跑回到家庭群里的丁小蝶:“娘,我的头发散了!”

    她在现代的时候从来没有辫过这样的辫子,不会弄。

    张秀就盘腿坐在台阶上,叫她坐到自己面前帮她编辫子。

    丁贵侧关注着来福那边点名的动向。

    一旁的王大凤瞪着三角眼:“……”

    咦,这些人都反了不成,竟然敢视她为无物。

    越想心里越来气,索性拿起打狗棍一棍子打出去,丁贵的主意力不在老太婆身上,腰上直接就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棍子。

    “哎呀,娘,你这是干嘛?”丁贵疼得跳起来。

    张秀母女两也停下手转头看过去,老太婆这是又犯啥病了?

    只听王大凤咬牙切齿地压着声音问:“刚才那半个饼你们为啥不留给我,这三个狗东西,反了天了?”

    丁贵无语之极地揉着腰:“……”

    最终还是丁小蝶用小猫般的声音问了句:“奶,人家老祖都九十多岁了,你差她一辈呢,不太合适吧?”

    王大凤气得脸都绿了:“不管差不差着辈,以后家里有粮食就得由我说了算。”

    张秀小声道:“娘,我们先前说好的话你都忘了?”

    原来在丁小蝶冲上去帮来福村长说好话的时候,丁贵夫妻两和王大凤达成协议,只要她老太婆也跟着支持来福村长,那要到的第一碗饭一定全给她吃。

    现在经张秀提醒,王大凤有些理亏道:“刚才死丫头手里拿的饼不算吗?”

    丁贵摇头:“这是人家主动给小蝶的,不是我们讨的,不算数。”

    原来是这么回事。

    丁小蝶的大眼眸翻了记白眼:“怪不得奶奶会和我们站在一边,我还当你觉悟高了呢,原来是有条件的。”

    “死丫头,你敢小看我。”王大凤气不打一处来,她的肺管子都快要气炸,反了反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这三个哪个不怕她。

    这才出来逃荒几天,就一个个的敢跟她顶嘴。

    再这么下去,都要骑到她脖子上拉屎了。

    “丁贵……”

    就在这时候,来福那边点名点到他们家,一家子人连忙一一答应,就连王大凤原本想骂句脏话,也不得不应声去了。

    等他们家点完,继续点下一家的时候,王大凤气不气已经没人在乎了。

    张秀继续帮小蝶编辫子。

    丁贵侧和村里的几个青壮年站到来福面前,大家在商量着什么。

    再一次被无视的王大凤直接傻眼:“……”

    太欺负人了!气死她了!

    ……

    经过最终商量,来福计划把村里的青壮年男性聚在一起,一半留守在街道两边以防治安,另一半分成两个小队,顺着街道一一搜寻过去。

    但凡家里没有遗体的,就安排大家伙住进去。

    毕竟这些天一直赶路,老老少少风餐露宿也都累到了极至,就算眼下没有讨到吃的,但有寸瓦遮头,一方炕头躺平,那也是天大的福份了。

    于是,众人开始行动起来,老弱妇孺就等在街边。

    编好辫子的丁小蝶乖乖地坐在母亲身边,手托着腮帮子,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路对面的那几个半大孩子,不过她不是要跟他们过不去。

    而是心里在想着,如果自己是成年人的身体就好了,去查找房子里有没有遗体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没有半分恐惧感。

    毕竟自己以前就是刑警,啥样的案子没见过。

    总比那些看到屋里有死人就吓得哭爹叫娘的壮汉们,要强了不知多少倍。最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