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暗卫头子,专职养崽 > 章节正文
正文第六十八章在漠北——两军对战2
暗卫头子,专职养崽最新章节列表    https://www.xs1002.com/biquge44/320097/ 最新网址:“将军,”杜柙骑马走到杨宿身前,“那阿赉说咱们杀了他的弟弟……”他确实不知道这阿赉还有一个弟弟。

    “莫不是在连禾关那群人里面?”杨宿提醒道,上次晕倒的后遗症还在,杨宿现在觉得脑袋一阵一阵地疼,便把这是全全交由了杜柙来处理。

    “对啊,”杜柙感觉眼前一亮,“我这就把那些人给牵出来。”他说道。

    说罢,杜柙便吩咐人去把那辆关着人的马车给牵了上来,他自己又返回了阵前。

    “你说的弟弟,是哪一个?”他朝着对面喊道,他示意旁的人把几个五花大绑的蛮人推了上来。

    “弟弟——”阿赉抬眼一看,就看到阿列达被人给推了上来,“你怎么样,这些豊朝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他高声喊道。

    “哥哥——”阿列达看着阿赉,挣扎道,“哥哥,你别管我了——”他既然已经被这些豊朝给俘虏了,那他就没准备再活着回去了,他是不会让他哥哥为了他向这些豊朝人让步的。

    “弟弟——”阿赉像是没听见阿列达的话一样,只是把他看着,他好久都没见过他弟弟了啊,没想到他现在都长成这样了……

    也不怪杜柙不知道阿赉还有个弟弟。

    阿列达只是一个私生子,在蛮族的王庭里不受重视,甚至在十余岁的时候就被赶出了王庭,但是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的感情却是一等一的好,阿赉重视这个弟弟,超过了他其他的弟弟妹妹们。

    “哥哥……”阿列达也有些触动了,没想到他们兄弟俩再次见面会是在这么个局面下……

    “你竟然是王子?”有些不知情的蛮人诧异道,他们只知道阿列达这个小子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大将收留在身边,他们还一直猜测他会不会是大将的私生子,结果,这家伙居然还是个王子?!

    众人在诧异之后,反应各不相同。

    杜柙看着这人,只觉得是个棘手的东西,这放也不是,留也不是……让人为难极了。

    而那群被绑着跪在阵前的蛮人,则像是发现了救命的稻草了似的,高声嚷道:“咱们王子就在这里,识相点的就把我们放了,不然小心咱们大王不管同你们国君签下的协议……”

    “没错,快点放了我们,你们……”有人过于激动,说了几个字就开始喘着粗气,“你们也不想成为掀起战争的罪人吧,豊朝的士兵们!”

    这些人猖狂的表现,让不少士兵都皱起了眉头,

    “大人,咱们为何不……”跟在杜柙旁边的人忍不住开口道,但说了一半也收了声,“唉!去他妈的大局!”他顿了一会儿,才开口低声吼道。

    “哈哈哈……你们不敢,你们不敢动老子,豊朝人就是废物——你们的国君也是个废物!”几个蛮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压抑久了,说话说得愈发让人不适,

    就连蛮族那边的士兵听了这些话,都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阿列达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有点不对劲的同伴们,正准备开口,就感觉胸口一痛,他低头一看,一柄带着血的刀从他的胸口透了出来……

    他又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阿赉,张了张嘴,没说出话,那刀从他的胸口抽了出去,鲜血顿时留了满地,他睁着眼倒在了自己的鲜血了,到死都没有闭眼。

    “阿列达——”阿赉喊了声,目眦尽裂,“你们竟然敢、竟然真的敢杀了我弟弟!”

    杜柙也被惊到了,“抓住那个士兵!”他高声道,这里面定然有诈,他想。

    众人听了杜柙的话,还没来得及上前——其实他们大都不愿意上前,毕竟刚才那些蛮人说的话,着实是让人听了生气,

    他们以为这个士兵也只是过于激进罢了,便不由得犹豫了一下,但就这片刻的犹豫,就让这人得到了机会。

    他提起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扬声说道:“小的不负将军的期望,终于把这人给找出来了,咱们豊朝人凭什么要怕这群蛮人!”

    话毕,他刀一抹,就自尽在大军面前。

    杜柙闻言,脸色一黑,他们这是中计了啊……

    “这就是豊朝人!是他们撕毁盟约在先,战士们,上啊,替咱们王子报仇!”蛮人那边可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们只看见一个豊朝人在他们杀了他们一个战士——这个战士还是一个被大王子亲口承认了的、尊贵的王子!

    蛮人们怒了,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冲了出来,两方人马很快就混战在了一起。

    ……

    “军师,他们终于打起来了!”薛达兴奋道,他们现在正藏身在两军交战的不远处,观望着这场战争。

    “呼——”刘旦看着前面的战场,顿了半天,他长舒了一口气,低声笑了起来,“不枉我精心策划了这么久,还浪费了好些探子——”

    “你,”他转过身,随手指了一人,“上去,寻着机会……”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是。”那人面无表情地应声道,便起身跑进了前方的混战中去。

    很快,他就要大仇得报了,刘旦弯了弯嘴角,

    “恭喜军师大仇得报——”薛达看出了刘旦的开心,不由恭维道,他算是唯一一个知道所有内情的人。

    那个出手杀了阿列达又反手自杀的士兵,是刘旦特意安排进远颂军的死士——埋伏了好几年,就为了今天。

    因为同阿赉关系不错,刘旦常和阿赉一道喝酒,

    某次阿赉酒醉之后,刘旦偶然得知了他有个自小分散的弟弟,就在平州附近的军队里待着。

    于是他便想出了这个法子——先是想办法获得这个军队的信任,然后再把这群人引到连禾关驻扎,

    再让杨宿同他们打起来,能两败俱伤最好,那时候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但出乎刘旦意料的是,他在平州安排的那些后手被人给解决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只要让阿赉知道了他弟弟的死,在把这笔账算到杨宿身上,搅乱了这池水——那他自然就可以解决了杨宿,甚至还可以把这事往蛮人身上一推,到时候边地一乱,那他的平州,不就稳了?

    刘旦的算盘打得噼啪作响……最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