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正文
一千一百八十八章廷议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列表    https://www.xs1002.com/biquge44/116665/ 天边的彤云之中透出了些许的晨曦,落在了大内的黄琉璃瓦顶,青白石底座,大朱色的城墙上。

    大内刻漏房里刚挂起了辰牌,然后威严厚重的景阳钟响起,钟声一遍一遍地回荡在紫禁城之中。

    在庄严宏伟的皇宫大殿之间,身着华丽章服的显宦重臣行走在砖道之上。

    “见过元辅!”

    “见过许阁老!”

    一排绯袍大臣向申时行,许国二人行礼。

    二人都是点了点头,许国问道:“人都到齐了吗?”

    “都已经到了,唯独新任礼部尚书林宗伯未至。”吏部尚书宋纁代表九卿官员答话。

    许国问道:“哦?宫里可曾照会了吗?”

    “听宫里人说已是派行人司的官员去传话了。”

    许国点点头道:“听说他昨日方到的通州,想必是昨夜大雪延误了吧。”

    宋纁等官员纷纷道:“是啊,昨夜的雪真大啊!”

    “林宗伯既是不在,是不是要等一等?九卿少了一人,还是礼部尚书,如何能廷议?”兵部尚书王一鄂出声问道。

    申时行捏须道:“林宗伯还未接任礼部,而且今日的廷议定在辰时,没有我等都等他一个人的道理。”

    众官员们都心想正是如此。

    但这话谁也不好说,也唯有申时行可以提出,一来他是首辅,二来林延潮是他门生。若换了其他人提,再心胸宽广的官员都要在心底落下芥蒂,又何况于林延潮。

    说话之间,乾清门开启,但见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诚,秉笔太监陈矩,田义三人一并迎了出来。

    这三人张诚着蟒衣,陈矩,田义斗牛服,装束都如同内阁大学士般贵重。

    但见申时行率众文臣迎了上去。

    张诚矜持地道:“元辅,皇上一大早就起了,敢问阁部大臣都到了吗?”

    申时行道:“尚欠新任礼部尚书林延潮一人,不知是否路上耽搁了。我想还是先到乾清宫,不令陛下久等,不知张公公意下如何。”

    张诚点点头道:“还是元辅想得周到,那我们入宫吧。”

    话说完文臣与太监一起入宫,却说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诚与内阁首辅申时行谁走在前面,这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地方。

    司礼监掌印太监,首辅内阁大学士,到底二人谁得权力更大?

    名义上当然是首辅,但明朝首辅若不搞好与司礼监掌印的关系,向来是坐不稳这位子的。

    只见张诚恭恭敬敬地搀着申时行前行。

    申时行年纪虽比张诚大,但却没有老到走不动路的地步,可是张诚此举就是对申时行的一种尊敬。

    两人一面一走,一面闲聊。

    张诚口里低声道:“一会儿圣上面前还请申先生手下留情啊,不要让我们输得太难看啊。”

    申时行闻言笑呵呵地道:“内相哪里话,一会不要觉得我们冒犯才是啊。”

    张诚道:“都是为皇上办事,你我各自尽力,这也是一贯的规矩。”

    “内相说得极是。”

    乾清宫正殿之中。

    一道纱制的垂帘隔绝内外殿之间,从殿外隐隐绰绰可以看见一位身穿绛红色龙袍的人坐在御炕上。

    “圣躬万福!”

    申时行等众官员向天子参拜后。

    “平身。”

    天子答后,众官员们都是站起身来,然后两名中官给申时行搬来一张连椅来,连椅就是有小靠背的椅子,椅上还有锦垫。

    这就是首辅元臣的待遇,至于其他大臣都必须站着回话。

    张诚禀道:“启禀陛下,新任礼部尚书林延潮因大雪延误,其余大臣都已在殿内。”

    垂帘后传来一声磬响,天子表示已经知道了。

    说完张诚,陈矩三人则站在另一旁,与文臣们相对而立。

    众官员们都知道廷议之事,自当年宪宗皇帝口吃以后,天子就退出了这一流程,基本都是交给大臣商议,然后拿出结果交给天子定夺。

    明朝历史上很多重要的廷议,比如说决定俺答封贡,天子都是不在场的。

    而当朝天子,身为有名的宅男,平日连上朝都免掉了,可是对于参与廷议却反而相对热衷。这热衷不是说经常参加,大体一年会参加两三次廷议如此。

    天子也通过廷议,在关键的国家大事上有所把控。

    当然就算天子在场,但廷议一贯的流程是,天子不轻易出言,由大臣们议论。

    至于这话头,当然要申时行来起。

    但见申时行轻咳一声然后道:“诸位都知道去年太仓岁入只有三百三十九万两,出数比入数整整多了一百万多两,全赖老库发银一百八十万两才勉强维持。”

    “现在库银仅四十余万,窖房银仅一百一十七万,唯幸去年旱灾有所减缓,但南直,湖广,浙江又见灾害,而今朝廷利孔已尽,无可复开,岁入日短,岁出日多,然而国库空虚,而四方又是不靖,西北火落赤部叛乱,西南杨应龙又是隐患,这边朝鲜,倭国是否有勾结不说,但倭国进犯之心已是显然,今日廷议还请诸位集思广益,在陛下面前拿出一个应对之策来。”

    申时行的话一句比一句沉重。

    国势到了今天这一步,大明面对的可是内忧外患。

    张居正变法的红利已经差不多用完,比起李太后当年给潞王结婚就能花个六百万两的大手笔而言,现在国库里的存银申时行说得很白了,淘尽家底只剩下一百五六十万两。

    但朝廷现在面临是多面受敌的局面,西北已经开战了,西南的问题是要不要打,而东边倭国肯定是要来打了,问题是朝鲜倭国两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人来。

    这一点点的钱同时应对三场战争,这是要崩啊。

    这时候吏部尚书宋纁第一个出奏道:“启禀陛下,臣之前掌管过户部,于朝廷现在用度短缺有之事有不可推卸的过失。臣以为眼下正是国匮民穷之时,当宽入严出,首先必须厉行裁革沉员,如锦衣之带俸官役;礼部鸿胪寺之译字生,通事,序班;光禄寺之厨役,各监局之工匠;外而佐贰首领之添设;九边年例与主客市赏的供费诸如此类。”

    “譬如昔无而今有,昔有则今增,当视期缓急,渐次裁革,如此视为节约生财之道,另外京师城垣之修建也应该停一停。”

    垂帘后的天子一声不吭。

    这时候司礼监太监张诚站出来道:“宋尚书此言,我不能认同。眼下朝廷今年的用度短了一百多万银子,这是一个山大的窟窿,如裁撤官役,官吏,厨役,工匠,赏赐且不说会不会打乱了朝廷之办事流程,就算裁撤了一年也省不下几万两银子吧,如此实是杯水车薪。”

    一旁田义出班道:“京城城垣也是关系重大,若不加以修葺,万一将来崩坏所费更大,这也不能停。”

    陈矩也是道:“今年六月,朝廷已经依内阁所请修订宗藩条例,将河南,山西,陕西三省宗俸定为永额,并许无爵宗人自谋生路。这限定宗藩,朝廷已是在开源节流了。”

    这修订宗藩条例,是申时行在位时办得一件大事。

    他通过各方面的平衡,将河南,山西,陕西三省宗俸定为永额,也就是说以后这三省的宗室不论生再多,钱都只有这么多,你们自己去分,朝廷不再想办法。

    当然这是朝廷不得已之举,而申时行也因此开罪了不少宗室。

    宋纁对此正要反击,却听垂帘后面一声磬响,此意思就是这个话题打住,再讲下去就要讲到朕的头上了,朕不想听。

    宋纁也是气闷,他先前说了一堆,就是要借此事最后规劝到天子上,比如湖广为皇宫采办木料一年即七十多万两,这大头还是在皇帝身上。

    哪里知道天子一听宋纁这开头就坚决地打断,不给你将屎盆子扣到朕头上的机会。

    这边话刚说完,三位司礼监太监显然得到了天子的鼓励,但见张诚向户部尚书石星质问道:“户部口口声声说钱财短缺,但九月时陛下屡屡请问‘近来多有人请开矿,为何不见户部复奏,户部却回覆,开矿乃聚众之所为,聚众则担心有人生事,朝廷切不可因民间有人奏请而开矿,陛下却说,户部如此考虑却有道理,但汉武帝以盐铁之利归国有,国库因此而充实,为何汉朝能办,本朝却不能办。户部回复说拿一个条陈来,为何条陈迟迟不出?”

    朝堂上目光都看向户部尚书石星。

    但其实众人都知道石星是受内阁授意回复天子的。

    但见石星道:“此事臣正要向陛下陈言,其实户部不同意开矿还是那几句话,一出于防患于未然,二,爱惜钱财,朝廷开矿投入,雇矿工都要钱财,三,避免差官扰民,但最重要是此事不可外传,以免外夷知道本朝虚实,趁机作乱。”

    张诚与石星又争论了几句,石星也是头铁,对于张诚都每一句话都直挺挺地顶了回去,哪怕他知道张诚后面是天子授意的也一样。

    眼见二人要在朝堂上争执起来,但听垂帘后又是一声磬响。

    看来天子也是不愿二人再吵下去了,这根本没有结果,不如搁置下来。

    这时候兵部尚书王一鄂出奏道:“眼下朝廷支出大头还是在兵饷上,去年朝廷兵饷一年三百余万两,臣以为其中有虚冒之弊,如辽镇南兵一年支出五六十万两,而蓟镇南兵兵饷太厚也当议处,此事还请朝廷派官严核。”

    听了王一鄂的话,众官员不由心底一凛,朝廷这是要对蓟辽两镇的南兵开刀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明文魁推荐的小说:全职高手   妖孽兵王   武道至尊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帝尊   龙血战神   江湖我独行   深渊主宰   无限动漫录   黑铁之堡   武侠世界大冒险   极品家丁   美女董事长老婆   绝世高手在都市   大鉴定师   丐世神医   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魔天记   莽荒纪   流氓高手   王牌好莱坞  重生之最初的梦想  红茱记  重生娱乐明星  韩娱之任务系统  天地秘藏  至尊华娱  重生之娇女  庶女芳华  女圣传说  第五姑娘的剑  末世之不夜族   超玄幻文明   风鬼传说   异能小农民   乡村艳福   仙武大帝   颤栗世界   终极僵尸王   纯阳武神   龙纹战神   偷香高手   近身狂兵   无敌升级王   大明文魁   花间高手